我的母親(一二O) 哥哥有一位姓林的朋友是位船員,他們是因工作關係而認識的。 林 先生見哥哥長得高大帥氣,便有意替哥哥做媒。那天他遇見哥哥,便對哥哥說: 「小何,你有沒有女朋友?」 哥哥被他忽然這一問,甚覺奇怪問道: 「沒有啊!你問這做什麼?」 姓林的說: 「沒有嗎?那好,我想幫你做個媒,介紹一位小姐給你認識好嗎?」 哥哥有點心動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不好吧!我還在服百日喪期間呢?」 林先生說: 「那有什麼關係,先認識再說嘛!」 哥哥問: 「你認識這位小姐嗎?她是什麼樣的人?」 林先生說: 「我跟這位小姐的父親很熟,應該算是鄰居吧!他是位小學老師,他女兒長得很漂亮又很溫柔。她今年才十八歲。」 哥哥說: 九份民宿 「那她的家世不錯呀!我怕我高攀不上,我家很窮,又是外省人,我的學歷也不高,只有高中程度。」 林先生說: 「小何呀!你不要自貶身價好不好,我又不是不認識你,就是因為我看你跟她滿相配的,我才想幫你做這個媒呀!窮有什麼關係,肯努力工作的人才是重要的。你說你只有高中程度,不瞞你說,對方只有小學程度。」 哥哥訝異地問道: 「為什麼她只讀到小學?她的父親不是在當小學老師嗎?怎會不讓她繼續讀下去?」 林先生說: 「好,我就跟妳實說了吧!他父親因為生了太多的小孩,一個當老師的怎麼養得活。剛好她的一位住在澎湖的阿姨沒有小孩,所以我那朋友就把她這個女兒送 清境給她的阿姨去養。現在她已經長大了,她的阿姨就讓她回到生父這邊一起住。所以我覺得你們二位的身世背景應該差不多,應該滿相配的。」 哥哥說: 「這事情我不敢作主,我要回去跟我媽商量再說。」 林先生滿懷期望的說: 「好,小何,我等你的消息。」 晚上,是一家人相聚的時間。吃過晚飯後,哥哥首先開口: 「姆媽,我有一件事想跟妳商量。」 母親很驚訝哥哥的這一個開場白: 「建華,你有什麼事要跟我商量?」 哥哥說: 「是這樣子的,今天白天我有一個姓林的朋友說要幫我做媒。」 哥哥說到這裡打住,他想看母親的反應,母親只淡淡地問: 「那你怎麼回他的?」 哥哥有點失望地說: 「我沒有 汽車美容答應,我只回他說我要回來跟妳商量以後再說。」 母親看著哥哥臂上戴著的那塊黑色的布條說: 「你還在服喪期間啊!」 哥哥心裡一震道: 「我知道,我也是這樣對我的朋友說的。」 母親眉頭一開說: 「那你的朋友怎麼說?」 哥哥說: 「他說他知道,他只是想先介紹我跟她認識而已。」 母親「哦」地一聲問道: 「她的家世怎麼樣?」 哥哥就把 林 先生對他所說有關對方的家世全盤告訴了母親。 母親心想: 「孩子長大了,是該交一些異性朋友了,我不必太干涉他的。」 想到這裡,母親便說: 「好吧!你們就先認識認識做個朋友吧!」 哥哥聽母親鬆了口,心裡當然很高興。自從他心目中的初戀被對方的母親斬斷 洗車之後,他就沒再接觸過任何異性,他是有點自卑與自憐。現在他的林姓朋友給了他希望,母親也沒反對,他似乎又看到了那湛藍天空下的陽光。 次日, 林 先生又特地過來找哥哥探消息。哥哥對他說母親已答應他可以先跟她認識做個朋友。 林 先生大喜過望。於是他立刻安排日期與時間撮合哥哥與對方會面。 到了約會時間,哥哥懷著忐忑與期待的心情去赴約。他看見 林 先生身邊跟了一位小姐珊珊來到,哥哥乍見 那位 小姐不覺怦然心動, 那位 小姐看了哥哥一眼後就甜甜地一笑把頭低了下去。 林先生看二人的態度,心裡已然有數,便幫他們互相介紹: 「小何,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 鄭雪詩 小姐;雪詩,他就是 何建華 先生。」 哥哥表現紳士風度地先開口: 「 鄭 小姐,妳好 鍍膜!請坐。」 鄭小姐低聲說了聲「謝謝」後就坐。 林先生很識趣的說: 「雪詩,小何,我還有事情要忙,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吧!」 林先生走了。哥哥與 鄭 小姐隨意的聊著。 哥哥與 鄭 小姐經過幾次約會後, 林 先生又去找哥哥。他問: 「小何啊!你跟 鄭 小姐的進展怎樣了?」 哥哥有點靦腆的說: 「還好吧!」 林先生又問: 「你覺得雪詩人怎麼樣?」 哥哥說: 「還不錯啦!」 林先生故作神秘地說: 「小何,你知道嗎?昨天我私下問雪詩,對你的印象如何,你猜她怎麼說?」 哥哥被弔到了胃口,他急問道: 「老林,她對我的印象怎麼樣?」 林先生說: 「她對你的印象啊~」 林先生故意把話說一半就停了下來,哥哥真急了: 翻譯社 「老林,你不要弔我胃口好不好?」 林先生看哥哥那副猴急樣子,便笑著說: 「她對你的印象好極了。」 哥哥打內心深處就笑開了: 「真的嗎?老林,你沒騙我?」 林先生笑說: 「小何,當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騙你嗎?我想,我這個媒人是功德圓滿了,就等著喝你們的喜酒了。」 哥哥臉色一沉的說: 「唉!沒那麼快,老林,你忘了我現在有孝在身嗎?」 林先生說: 「我知道你現在有孝在身,看你那臂上的黑布條誰會不知道呀!」 哥哥道: 「所以說啊!你想喝喜酒還早呢!誰知以後會有發生什麼變化呀!」 林先生問: 「小何,你這孝一定到等三年後才能結婚嗎?」 哥哥說: 「我們家鄉的規矩,如果長輩過世百日之內無法結婚就得等三年之後再說。」 老林問: 帛琉 「那你父親過世多久了?」 哥哥說: 「已經二個月了。」 林先生屈指算一算: 「現在是三月初,那就是說你在四月下旬之前不結婚,你就要等到後年底囉?」 哥哥點了點頭。老林繼續說: 「我去問 鄭 老師,看他的意思怎樣。」 哥哥遲疑道: 「這樣不好吧!老林。」 林先生說: 「我去問一問有什麼關係,如果對方說不行,那你們就等吧!到時如果真發生什麼變化的話,你可別怪我哦!」 哥哥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只好由得老林去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老林又說: 「小何,你回家去也跟你母親說說吧!看她有什麼意見。」 哥哥當晚回家又與母親商量著。母親被哥哥的請求下了一跳: 「什麼!你想結婚?你是當真?」 哥哥點著頭。母親有點生氣的說: 「難道你不顧你現在還在守喪期間?面膜H」 哥哥說: 「我們的習俗不是說,長輩去世百日之內是可以結婚的嗎?」 母親說: 「我的禮俗是這樣沒錯,可是你跟她才不過認識一個月,有必要這麼急嗎?」 哥哥說: 「姆媽,我不是為自己急,我是看您老人家每天這麼辛苦,我想如果我能娶個媳婦回家,她應該可以幫您分憂解勞呀!這樣家裡的事您就不用多操心了。」 哥哥這番話打動了母親的心,而母親還有另一層想法,那就是我。她想:她每天都要出去趕集做生意,哥哥又上班去,家裡只剩我一個人沒人照顧,她實在是很不放心。如果哥哥結了婚,由媳婦來照顧我她就可以放心去做生意了。 這一轉念,母親便問哥哥: 「建華,那你知道對方的意思怎麼樣嗎?」 哥哥說: 「姆媽,我也不知道,我的朋友今天會去問女方家長,大概明天就會回我消息。」 母親說: 「那就等明 酒店經紀天再說吧!」 果然, 林 先生在次日一早就去找哥哥,他帶給哥哥的是好消息。一切都似乎順理成章了。 那個星期假日經 林 先生穿針引線下,哥哥帶著母親及我前往女方的家裡拜訪,說是拜訪還不如說是上門提親。在母親的地一印象裡, 鄭 老師果是一位知書達禮的人,他女兒也還算體面又溫柔。雙方相談甚歡。在 林 先生撮合下,母親與 鄭 老師都同意哥哥與 鄭 小姐的婚事,而且婚期就訂在三個星期之後。 母親為了把哥哥的喜事辦得體面風光,她花了一筆錢把整個屋子徹底的整頓了一下。 婚禮那天,家裡早已佈置得喜氣洋洋,哥哥與 鄭 小姐在眾人的祝福下終於結為夫妻, 鄭 小姐成為我的嫂嫂了。家裡平白地多了一個人,雖說是熱鬧了些,但開銷也跟著增加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花蓮民宿  .
創作者介紹

擺酒

jtkbexjozyi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