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周末記者 張貴志
  發自江蘇南京、靖江
  6月6日,在江蘇省靖江市水污染事件過去近一個月後,靖江市環保局向法治周末記者獨家披露:發生在5月9日的水污染物實為“二甲基二硫醚”。6月3日,江蘇省環保廳也對外公佈,造成靖江水污染的原因,基本上可以認定是犯罪式排放、傾倒違廢行為,但污染源至今仍是謎。
  對於江蘇省環保廳所稱的“已將事件偵破工作移送至公安機關”,卻遭到了公安部門的否定,“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接到任何消息。”靖江市公安局有關人員對記者說。
  對靖江市水污染事件,2014年5月28日,《法治周末》曾以《靖江:水質異常背後的異常》為題進行報道,報道引起了江蘇省相關部門的重視。
  犯罪式排污引起
  今年5月9日上午,靖江市因飲用水源地水質異常停止供水,全市近70萬人的生產、生活因此受影響,並引發了搶水潮。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府因及時應對:第一時間啟用備用水源,11日上午即恢復正常供水,也得以讓這場水危機能平穩度過。但政府部門對污染源、污染物及調查結果遲遲不公佈,也引來了人們的紛紛猜疑和一片質疑聲。
  就在此事件過去近一個月的6月3日,江蘇省環保廳流域處處長程煒在江蘇省環境狀況發佈會上稱:今年5月,發生在靖江的水污染事件,現在基本可以認定(造成靖江水污染的原因)是犯罪式排放、傾倒違廢行為,但究竟是不是企業所為,還是另有其人,尚不確認。
  目前靖江水污染的具體污染源仍未查明,省環保廳稱,地方政府是該事件的第一責任人,如果有確定信息,會及時通報。
  程煒還表示:靖江周邊水系較複雜,河網密佈,已將事件偵破工作移送至公安機關,並要求地方政府深入排查,調查還需要時間。
  6月4日,靖江市公安局負責宣傳的江曉東主任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接到(將水污染事件移送公安機關偵查)任何消息。”
  江曉東同時還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他們得知此事已移送公安機關偵破的消息後,還特意詢問過省公安廳,省公安廳對此事也是毫不知情。
  泰州又發生水體及空氣異味事件
  6月6日,經法治周末記者與靖江市環保局反覆溝通,該局終於同意向本報披露5月9日水體污染的監測結果。
  靖江市環境監測站的陳站長告訴記者:“5月9日,水污染事件發生後,泰州市環保局當天就已檢測出水體中的污染物是‘二甲基二硫醚’,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又將水樣送到省環保廳做了檢測,經省環保廳檢測確定,污染物就是‘二甲基二硫醚’。”
  “二甲基二硫醚”,是一種無色油狀化物,淡黃色透明液體或清澈透明液體,有與甲硫醇一樣不快的臭氣味,難溶於水,易溶於有機溶劑。主要用作工業溶劑、石油加氫脫硫用催化劑的預硫化劑、防積碳添加劑、活化劑和農藥中間體、燃料和潤滑油添加劑、乙烯裂解爐和煉油裝置的結焦抑製劑等,也是甲基磺酰氯及甲基磺酸產品的主要原料。  “二甲基二硫醚”是一種易燃化物,對人的眼睛、呼吸道和皮膚均有刺激作用。與之接觸時要戴適當的手套和護目鏡或面具。
  5月9日的靖江水污染事件發生後,就有網民直指是周邊的化工企業和上游的泰興化工園區非法排污所為。泰興化工園區即中國精細化工(泰興)開發園區。
  法治周末記者經調查發現,泰州其他縣區和中國精細化工(泰興)開發園區確有不少生產和需求“二甲基二硫醚”化物的企業,而且基本上都是沿江而建。
  5月14日,就在靖江全面恢復供水後的第4天,泰州的新通揚運河又發生嚴重的水體及空氣異味事件,幸好此次污染事件的發生地不在飲用水源地,所以沒引起停水恐慌。
  5月22日,泰州市環境保護局在其官網上發佈的《關於新通揚運河水質異味事件的調查通告》中稱:“2014年5月14日至15日,在新通揚運河江都宜陵閘至泰州引江河與新通揚運河交匯處發生一起水體及空氣嚴重異味(類似於液化氣殘液氣味)事件,對新通揚運河水體安全造成嚴重威脅,為迅速查明污染源,確保水體安全,請知情者及時向泰州市環境保護局舉報,對提供重要線索或直接指證肇事者的,將予以重獎10萬元。”
  此調查通告中雖隻字未提對水體造成嚴重威脅的污染物為何物,但泰州濱江工業園區在5月27日官網上發佈的《園區多部門聯合開展化工企業檢查》消息中指出,“二乙基二硫醚”是造成此次水體嚴重污染的禍凶。
  泰州濱江工業園區在消息中稱:“為配合做好新通揚運河二乙基二硫醚水污染事件原因調查,5月20日開始,園區環保、安監、公安等多部門聯合,重點排查園區相關化工企業化學品生產、使用、儲存及危險廢物處置情況。截至目前未發現園區企業與該事件有關。”
  長江沿岸有近萬家化工企業
  除了上述兩起事件,據瞭解,近期,其他地方水污染事故也時有發生。4月10日,蘭州市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的出廠水及自流溝水樣中苯含量嚴重超標,造成了全市停水5天,而蘭州因沒有備用水源,由此引發了持續多日的水危機。
  蘭州恢復供水僅僅一周後的4月22日,長江的最大支流——漢江武漢段水質出現氨氮超標,武漢的三大水廠緊急停產。
  5月18日7時,在杭州市的桐廬縣境內320國道富春江鎮俞趙村路段發生一起四氯乙烷運輸車側翻泄漏事故,傾翻的槽罐車四氯乙烷泄漏25.8噸,經應急處置被攔截吸附17.8噸,進入事發地點附近溪流約8噸左右,該溪流距離富春江約兩公里左右。
  其實水污染事件並非近年才出現,只是近期爆發頻繁。2004年,長江支流的四川沱江發生特大污染事故,造成100多萬人口斷水26天。
  我國有1/3的城市集聚在長江沿線,近4億人飲用長江水,近期,水危機的頻發更是加劇了人們對飲用水安全的焦慮,建立城市備用水源也成了迫在眉睫的事。
  根據查閱的數據顯示,全國兩萬多家化工企業,就有近萬家在長江沿岸。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的數據顯示,2010年長江排污量達到了339億噸,其中眾多中小城市的不規範排污是主要原因
  江蘇省人大執法檢查的相關結果顯示,2004年,長江江蘇段幹流水質基本穩定在二類水質以上的標準,至2012年,由於上游客水水質下降和沿江排污量的增加,江蘇省部分幹流水質已降為三類標準。沿江地區水功能區達標率平均僅為56%,大部分水域為三至四類,甚至有劣五類水體。
  6月3日,江蘇省環保廳在省政府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中公佈的《江蘇省2013年環境狀況公報》中稱:去年納入國家考核的地表水環境質量監測的83個國控斷面中,符合三類水的斷面占到了45.8%,相比較2012年上升了2.4個百分點,劣五類水仍然存在,占到總數的2.4%。
  環保工作“講得多做得少”
  據瞭解,水污染防治法頒佈實施30周年來,該法已經歷了1996年和2008年的兩次修改,對控制和防止水污染進一步加劇產生了積極作用。但介於目前水環境的不斷惡化,該法再次被提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修改議程。
  中國工程院院士錢易近日曾對媒體指出,目前我國水污染形勢還十分嚴峻。幾大重點流域水質還沒有根本好轉,水污染事故頻繁發生,地下水也出現不容忽視的污染,水污染還造成了土壤污染。這些都嚴重影響到了飲用水的安全,造成食品安全問題,直接威脅人民的健康和生命,絕對不容掉以輕心。
  錢易在談到水污染防治法頒佈實施30年為何還會出現這些現象?他認為:長期以來,很多地方領導關註的首要問題仍是GDP增長。發展模式還很粗放,對環保工作是“講得多做得少”、“軟的多硬的少”,往往是GDP增長指標超額完成,節能減排指標差距甚大,沒有完成環境保護目標。
  其次,“守法成本高,違法成本低”,違法排污現象十分普遍。這首先說明這些企業法律意識淡薄,環保意識低下,同時也說明法律制定和執法檢查存在問題。
  第三,工業廢水中所含的重金屬和難降解有機物沒有在源頭得到控制,特別是沒有執行清潔生產促進法,推行清潔生產,在源頭減少和消滅這些污染的產生,排入城市廢水處理廠則得不到有效處理。他說,一些地方對水污染防治熱衷於運動式,沒有做到打持久戰;建設污水處理廠卻沒有同時建設配套管網,使處理能力的提高得不到應有的減少污染的效果;處理污水、廢水卻沒有同時處理好污泥,造成了二次污染,浪費資金和能源;還沒有對農業面源污染採取有效措施進行防治等。
(原標題:靖江水污染事件追蹤報道 是否移送至公安仍是個謎)
創作者介紹

擺酒

jtkbexjozyi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